• 日军屠杀村民设陷阱八路军将计就计反围歼日军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“手机女孩”卿静文 抗衡独腿十年活出平常人幸运的容貌 走在路上,总有路人多瞄卿静文几眼――这个容貌灵巧,妆容得体的年老女孩儿,走起路来显得有些生硬。实际上,右腿高位截肢,左腿重度伤病,如今这般已是她最好的形态了。2018年伊始,卿静文报考了驾校,3月24日,她第一次驾车练习,每个环节都很顺利,女孩儿喜出望外,“在世真好。” 餍足和幸运,就像她当初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、领取第一份工资,以及登顶黄山同样。 这个在“5?12”汶川特大地动中得到右腿的女孩,用了近十年的时间,战病痛、斗心魔,终于生长为完整的性命,活成普通人的容貌。 总之,糊口告知卿静文,从磨练中幸运活上去,就意味着有数幸运的也许。 十年前 她像废墟里的一道光 她的坚强与仁慈,在当时就如同废墟里的一道光亮,沾染着别人。2008年6月,卿静文被评为“全国抗震救灾豪杰少年”。 2008年5月12日14时,德阳市汉旺镇东汽中学教学楼里,一楼走廊止境的门路课堂偶有器皿碰撞声传出,17岁的卿静文地点高一2班的化学课正如常举行。 14时28分,头顶的楼板突然收回轰隆声,卿静文感觉“像楼上的人在拖桌椅板凳”。但转瞬,室内尘土飞腾。化学老师趔趔趄趄冲到门口,惊恐着转头,想喊的“跑”字还没传出,已被吞没在塌楼声、惊呼声中。 短短数秒,卿静文回过神时,四分五裂的钢筋水泥已把她困牢,伸直的身材被挤压得没法动弹。地动了,这是女孩儿从前只在讲义中看过的词。 挣扎着,她试图把深埋的头从使人窒息的废墟中抬起来,“也许是余震,有一刻突然感觉压在肩背上的货色轻了,我就用力动,把头望起来。”展开双眼,却看不清四周,“黑漆漆的,只听失掉四周全是人在哭,在喊。” “感觉有人压在我腿上,还有人在背后,在肩膀上面……”动弹不得的空间里,她觉察到另外四个人的存在。楼板塌了后,他们从楼上掉下。 不知过了多久,接连不断的余震震开一道漏洞,一缕光泽照进卿静文被困的废墟,她终于看清四周的人,也大白最初的哭天喊地怎样就逐步偃旗息鼓了,“我的左手,只能摸到一只不温度的手,靠在右腿上的同学不呼吸了,左上方的人,神色酱紫……”

    上一篇:卡萨布兰卡,在Rick的巴黎回忆中,品尝一杯咖啡

    下一篇:难忘师恩